归家。

不忍忘却的,不甘遗忘的,便统统付诸于纸笔,白纸黑字,慰我真情。

若我念道魂兮归来 能够自赎的魂灵能否重归?抑或是开始便未曾出现过呢?

多么荒谬啊 他们自己毫无作为 却嫉恨那些努力拼搏后成功的人们。

被那层所谓的懂事束缚而无法飞翔的孩子,又是多么无力而可怜啊。

小家。
我喜。

感情有时的确是种拖累,可意识到自己的心还愿意为此跳动是多么幸运啊。